Wednesday, 23 July 2014

Tan81:数据以外的分析 [白天去上学,夜晚建管道 by 夜孩子]

作者:Tan81
日期:14/6/2010 17:53



你还是不明白。
简单的说一点,如果要你分析一家公司,不能提及数据,你可以说什么?
你尝试写一些关于LPI 或 Fima 的东西,不要有数据。
看你可以有什么意见。

给你一个例子,你看 Nestle 的 CEO 是如何评估自己公司的。
本地的市场,CEO 认为会成长,因为经济复苏和回弹。
销量的中心会放在 白咖啡,Neslo 和 Tarik。
Maggy 的新产品例如 全麦和没有MSG 的Tastylite 也是提升销量的新产品。

至于出口市场,由于经济复苏,CEO 预测可以获得双位数的成长。
新工厂的额外 Capacity 是优势。可以生产更多的Nescafe 和 Creamer 来出口。

现在继续探讨欧洲危机。
CEO 说,由于欧洲的销量不大,欧洲危机不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菲律宾,印尼和东南亚国家的销量更多。

他亲口承认,东南亚的销量增加是意料之外的。
当初,投资设立新厂的时候,已经计算了产量和销量。
可是现在,供应给其他集团子公司的需求大于当初的规划。

他看好东南亚的市场成长,会给Nestle Malaysia 继续推动销量。

去年的出口销量在Volume 上,成长了,可是在Value 上,下降了。
原因是 奶粉的RM/Kg比较高。Coffeemate 的RM/Kg 比较低。

现在他发表Halal Tax Incentive的看法了。
今年可以在 halal Tax  Incentive 得到的好处,肯定不比去年好。
因为今年没有像去年有庞大的Capital Expenditure。

欧洲的Halal 市场,会在集团的子公司下,开拓。由 Nestrade 负责。
欧洲的Halal 市场主要在英国,法国和德国。需求一直在增长。
不过,Nestle malaysia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开拓这片市场。

接下来是原料成本的看法。
原料的价格一直以来都是上上下下,很难预测。
所以 CEO 的做法是,要从内部节省来控制总成本。
例如减少原料的废料和包装材料的浪费等。

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成长动力还是很强,所以未来的原产品需求还是会继续上升。
供应应该追不上需求,所以原料的价格是长期看涨的。

CEO 比较担心的是奶制品。欧洲和美国的政府政策可以影响奶粉原料的价格。
他不愿意估计欧盟是否会削减农民的津贴。
油价和马币的走势,他也不愿意多加评估和猜测。
他只是会尽量控制内部的制造成本。

对于糖的津贴,他赞成政府取消津贴。
这样对 Nestle 是正面的发展。
他坚信通过内部控制成本的方式,可以达到降低成本,来抵消糖价上涨的因素。

未来的12个月,他估计原产品的价格保持稳定,Nestle的产品应该价格维持不变。
访问者提起自制品牌的挑战,例如Tesco自己的食品上架,Nestle有什么策略面对这样的挑战。
CEO 认为价格便宜不可以决定一切。注意阅读包装上的 Label 是很重要的。
例如蛋白质的原料比糖分昂贵得多,许多便宜的产品都是高糖的产品。(难怪他喜欢糖涨价,可能他希望糖价和蛋白质一样,那么消费者自然选择品质比较好的产品。)

所以, Nestle 也有推行一些 Campaign 来教育消费者分辨食物的品质。
访问者继续提出 Tesco 倾向于销售“好吃”的食品。
那么Nestle 是如何在好味道和好品质的食品做一个平衡?

CEO 以Milo 作为一个例子。2年前,Nestle 开始改变Milo的配方。
他们降低了糖分,可是尽量保持 Milo的味道。
以Maggy 面为例,他们降低了盐分,可是尽量保持销量。
保持销量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改造了食品,把市场输了给更不健康的食物产品,
那就是Nestle 和消费者的双重损失了。

Milo 源自于澳洲。不过大马的销量远远超越世界各国。
目前的Milo销售还在持续成长。菲律宾,新加坡和印尼都是成长中的市场。

CEO认为这样的品牌属于 Life Cycle Products。是可以持续存在于市场的。
它只会消失,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做。他们还在继续创新,来维持这个品牌。
例如,他们继续生产三合一和 Fuze 之类的产品,因为 Ready To DrinK 的市场,
在现在的时代是比较吃香的。

接下来就是 CEO推销自家产品。我认为没有什么重点的。
过后,探讨的重点是 Out Of Home 的概念。
大马的双薪家庭比例越来越大了。
所以在外消费食品的市场非常庞大。
大约占了食品市场的20-30%左右。

nestle 正在行销它产品进入餐馆和 Mamak。

你看他的CEO 完全没有评估任何盈利成长多少,PE 多少,ROE多少等的问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