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March 2012

(51)虚心受教,敬答陈金阙先生 【冷眼分享集 by 冯时能】

分享集:虚心受教,敬答陈金阙先生●冷眼
2010/08/03 6:35:37 PM
●冷眼

本人虚心接受陈金阙财务规划师对拙作《股息挂帅》的高见,即股息与成长同样重要,本人无意就此事多费唇舌,只是想澄清,本人无论是在“股息挂帅”或是四十年来所写过有关股票投资的任何文章中,都从来没有说过“成长不重要”之类的话。

在“冷眼方程式”的三个环节(反向+成长+时间)中,第二个环节就是“成长”,这还不足以说明本人对“成长”的重视吗?请陈先生不要刻意制造冷眼“反成长”的错误印象。我强调股息,不等于不要成长或是认为管理层的诚信不重要,三者并无冲突。

如果大家同意所谓“成长”,是指盈利的增长,那么,陈先生的“心头爱”丹绒,表现其实并不是那么标青。

丰厚股息托高丹绒股价

从数据可以看出,丹绒盈利的成长并不是那么特出,股价(增值)表现也是平平。5年来,整家公司的市价总值也没有特出进展。它的股价之所以能站稳在高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丰厚股息。该公司在过去5年中,从每年盈利中拨出59.6%至78.3%作为股息分发给股东。这完全符合本人“股息挂帅”的主张。

陈先生说,丹绒大股东阿南达“要私营化丹绒,就是因为其业务将会起飞,却面对小股东迫不及待的要求,即刻的回报和更多股息,大股东为了避免更多的责问,毅然将之除牌。”

不晓得陈先生怎样知道“小股东迫不及待的要求即刻的回报和更多的股息?”该公司已将60%至78%的盈利作为股息分发给股东(包括小股东),这已是很高的派息比例,小股东还能要求提高派息率到多少巴仙?不知陈先生认为阿南达是否也是以同样理由将Astro和Measat私有化?

巴菲特曾一再向股东解释,其公司是基于税务理由而不派股息,陈先生不会不知道吧?如果本地基金,包括产业投资信托亦效尤,不派股息。陈先生认为其股价还能站稳目前的水平吗?

我从来就不曾说过“股息就是一切”。所以,陈先生所说的“股息不是一切”的问题并不存在。

稳定盈利丰厚股息最佳

我写《股息挂帅》只是要强调,上市公司应从盈利中拨出一部分作为股息,分发给股东,是合理的。理想的比例是30%至50%。

我先写《盈利至上》(7月10日),后写《股息挂帅》,就是要强调盈利与股息并重,而且是把盈利摆在股息前头。盈利与股息不是对立,而是互为表里的。在我的心目中,理想的上市公司,当如星狮控股,既有稳定的盈利成长,又派发丰厚的股息。

陈先生说,没有股息的股票,“不但不被唾弃,反而跟随者众”,这一点也不奇怪。股市中连年亏蚀的公司,其股东人数并不比盈利丰厚公司的股东少,而且往往是热门股,难道陈先生认为购买这类“跟随者众”的股票,就是明智的投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