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August 2011

(6) 2009-09-12 - 别问“股市会起吗?” 【冷眼分享集 by 冯时能】

冷眼分享集(6)- 别问“股市会起吗?”

股市中人,多数没有主见,他们总是以别人的意见为依归。股市狂升时,“卖”还是“不卖”,他们拿不定主意。他担心卖后股价继续攀升,是他少赚了。不卖,又担心股价回跌,眼巴巴看着煮熟了的鸭子飞掉。

所以他感到困扰。

股价暴跌时,他更彷徨,唯恐卖后股价回弹,是他平白蒙受亏损,不卖嘛,又恐股价续跌,使他亏得更多。所以,无论股市起落,他都感到烦恼。由于没有注意,所以股市大涨时,他逢人就问:“股市还会起吗?”股市暴跌时,也逢人就问:“股市还会再跌吗?” 希望别人给他出主意。

实际上,被问的人也并不比他高明,可能同样没有注意,只是随口给一个答案,过后可能也就忘记了,可听者心里却感到踏实多了。实际上,谁也不知道股市明天会怎样,问别人,等于问道于盲。

我年轻时,总是自作聪明,爱猜测股市动向,在股市中浸淫越久,越不敢预测股市,因为预测失准,次数多了,感到心虚。犹记二十多年前,当我在《南洋商报》担任经济组主任初期,为了迎合读者的需求,我总是在年中或年终时,邀请基金经理或股市分析家,到报馆来参加一项讨论会,对下半年或来年的股市动向,作出预测。

受邀的都是经理或主任级人马,名字后面有一连串的学位,而且都有丰富的股市实战经验,可说是此行业之佼佼者。记者把他们的意见写成报道,刊登在《南洋商报》经济版,供投资者参考。


预测错多对少

我的用意是好的,但在后期,我停止了这项活动,因为我在一年后检讨他们的预测,发现错多对少,所以我就停止这样做,因为我不想误导读者。他们其实都言之成理,问题是股市根本不能按理出牌,根本不可预测。

即使是经济学家,在预测股市时也常跌破眼镜。耶鲁大学著名经济学教授Irving Fisher在1929年时大胆预测美国股市将“永远性站稳高水平”,结果是不到一个月,美国股市就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崩溃,全球陷入至今仍令人心悸的经济大萧条。

在今年二、三月时,几乎所有的权威经济学家都说“最坏的时刻尚未出现”。言犹在耳,经济和股市已大力回弹。


无人可预测股市

经济学家预测股市,尚且掉眼镜,何况是经济门外汉?所以,最好不要问别人“股市会不会起”?因为问了等于白问。实际上没有人有预测股市,尤其是短期动向的本领。
许多人都殚精竭虑,企图找出预测股市起落的秘诀,但至今仍没人做到。既然股市根本无法预测,那应怎样投资股票?

答案是:根据股票的价值进行投资。

返璞归真,还股票以其庐山真面目。“价值导向”,根据股票的价值作出投资决定。要念念不忘:股票代表企业的业务和资产。买股票就是买股份,买股份就是参股做生意。

入股成本一定要低,价低等于投资成本低,同样的盈利额,成本低,等于赚率高,是为本小利大。
入股成本高,等于赚率低,是为本大利小。
本小利大,回本快,风险低,这是好投资。
本大利小,回本慢,风险高,这是坏投资。

坚持反响策略,低价买好股,长期持有,必胜!
又何必到处文人“股价会不会起”?

No comments: